我的位置: 首页 > 文化 > 正文

三月三,毛香粑


惊蛰过后,复苏的万物随着春天的脚步破土而出。寄生于田间地头、土坎、沟渠边沿的一年生菊科草本植物——毛香,开始抽芽,长出浅绿色泛白茸毛的茎枝嫩叶,采摘毛香做毛香粑的时候到了。

  

人们拎着提篮,既是踏春游玩,又顺便兴致勃勃地掐采嫩毛香。最好是带着子女们全家出动采摘,在有说有笑的劳动过程中,培养孩子们对家乡传统美食的热情,让他们多了解植物生长的知识。还可以进行采摘竞赛,比谁采得多,激发劳动积极性,晚上再把作文写出来。等到毛香采得达到预期目标,就打道回府,准备做毛香粑。

  

将挑拣清洗干净的毛香,在开水里煮几分钟后,捞出剁碎,拌入糯米面,用刚刚煮毛香草的热水和面,经过反复揉捏挤压,使毛香与糯米面团充分融合后,包入汤圆馅料,捏成饼状,放入蒸笼大火蒸熟,香软可口的毛香粑就可以吃了。除了汤圆馅料,也可以根据自己的喜好,包入豆沙、韭黄肉丁馅料等,做成各种喜庆的形状,作为礼品分享给亲戚朋友品尝。

  

农历三月初三吃毛香粑,也是祭祀山神的习俗,祝愿一年风调雨顺。毛香药名鼠麴草,据《本草纲目》载:“麴,言其花黄如麴色,又可和米粉食也。鼠耳,言其叶型如鼠身,又有白毛蒙茸似玉……”性平和,有化痰、止咳、降压、去风之功效。

  

过去,人们的生活非常艰苦,每逢三月初到四月八期间,正是时令菜蔬青黄不接的时候,毛香就填补了这个期间的空白。吃着香喷喷的毛香粑,不用下菜,既节约菜肴,又可当作青黄不接的日子里的主食。

  

我在毛香粑的香味里长大。小时候能吃饱包谷面饭,就是很开心的事了,大米饭只有在过年的时候才能吃到。三四月青黄不接的日子,每天母亲带着骨瘦如柴的几兄弟掐得些毛香,用包谷面掺和毛香草,包起只有盐味的素青菜馅料,做成毛香粑,我们就围在甑子边,眼抠抠等着蒸熟,闻着蒸汽透出的香味,直吞口水。母亲心疼地说:“等烧不等煮,口水滴哒的围着甑子转,饿得舌头三尺长了吧?”

  

毛香粑摆上桌子,先供奉已经逝去的老人,请老人们吃,烧钱纸,磕了头,我们就开始狼吞虎咽。现在用糯米面和各种馅料包出来的毛香粑,越来越精美,越来越香甜,可怎么也吃不出当年的味道。


  文/向温华

  文字编辑/舒畅

  视觉编辑/赵相康

  编审/李缨